首页 > 文言专题 > 文言文经典名著

水浒传全文阅读2鲁提辖拳打镇关西

[电脑版] 施耐庵

第二回 史大郎夜走华阴县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

话说当时史进道:“却怎生是好?”

朱武等三个头领跪下道:“哥哥,你是干净的人,休为我等连累了。大郎可把索来绑缚我三个出去请赏,免得负累了你不好看。”

史进道:“如何使得!恁地时,是我赚你们来,捉你请赏,枉惹天下人笑。若是死时,我与你们同死;活时同活。你等起来,放心,别作圆便。且等我问个来历情繇。”

史进上梯子问道:“你两个何故半夜三更来劫我庄上?”

两个都头道:“大郎,你兀自赖哩!见有原告人李吉在这里。”

史进喝道:“李吉,你如何诬告平人?”

李吉应道:“我本不知;林子里拾得王四的回书,一时间yb县前看,因此事发。”

史进叫王四,问道:“你说无回书,如何却又有书?”

王四道:“便是小人一时醉了,忘记了回书。”

史进大喝道:“畜生!却怎生好!”外面都头人等惧怕史进了得,不敢奔入庄里来捉人。

三个头领把手指道:“且答应外面。”

史进会意,在梯子上叫道:“你两个都头都不必斗动,权退一步,我自绑缚出来解官请赏。”

那两个都头都怕史进,只得应道:“我们都是没事的,等你绑出来,同去请赏。”

史进下梯子,来到厅前,先将王四带进后园,把来一刀杀了;喝教许多庄客把庄里有的没的细软等物即便收,拾尽教打叠起了;一壁点起三四十个火把。

庄里史进和三个头领全身披挂,枪架上各人跨了腰刀,拿了朴刀,拽扎起,把庄后草屋点着;庄客各自打拴了包裹,外面见里面火起,都奔来后面看。

史进却就中堂又放起火来,大开庄门,呐声喊,杀将出来。

史进当头,朱武,杨春在中,陈达在后,和小喽罗并庄客,冲将出来,正迎着两个都头并李吉,史进见了大怒。

“仇人见面,分外眼明!”

两个都头见势头不好,转身便走。

李吉也却得回身。

史进早到,手起一刀,把李吉斩做两段。

两个都头正待走时,陈达,杨春赶上,一个一朴刀,结果了两个性命。

县尉惊得跑马走回去了。

众士兵那里敢向前,各自逃命散了,不知去向。

史进引着一行人,且杀且走,直到少华山上寨内坐下。

喘息方定,朱武等忙叫小喽罗一面杀牛宰马,贺喜饮宴,不在话下。

一连过了几日,史进寻思:“一时间要救三人,放火烧了庄院。虽是有些细软家财,重杂物,尽皆没了!”

心内踌躇,在此不了,开言对朱武等说道:“我师父王教头在关西经略府勺当,我先要去寻他,只因父亲死了,不曾去得;今来家私庄院废尽,我如今要去寻他。”

朱武三人道:“哥哥休去,只在我寨中且过几日,又作商议。若哥哥不愿落草时,待平静了,小弟们与哥哥重整庄院,再作良民。”

史进道:“虽是你们的好情分,只是我今去意难留。我若寻得师父,也要那里讨个出身,求半世快乐。”

朱武道:“哥哥便在此间做个寨主,却不快活?只恐寨小不堪歇马。”

史进道:“我是个清白好汉,如何肯把父母遗体来点污了!你劝我落草,再也休题。”

史进住了几日,定要去。

朱武等苦留不住。

史进带去的庄客都留在山寨;只自收拾了些散碎银两,打拴一个包里,馀者多的尽数寄留在山寨。

史进头带白范阳毡大帽,上撒一撮红缨;帽儿下裹一顶浑青抓角软头巾。

顶上明黄缕带;身穿一领白丝两上领战袍;腰系一条五指梅红攒线搭;青白间道行缠绞脚,衬着踏山透土多耳麻鞋;跨一口铜钹磐口雁翎刀;背上包裹;提了朴刀;辞别朱武等三人。

众多小喽罗都送下山来。

朱武等洒泪而别,自回山寨去了。

只说史进提了朴刀,离了少华山,取路投关西正路。

望延安府路上来,免不得饥食渴饮,夜住晓行;独自行了半月之上,来到渭州:“这里也有个经略府,莫非师父王教头在这里?”

史进便入城来看时,依然有六街三市。

只见一个小小茶坊正在路口。

史进便入茶坊里来拣一副坐位坐了。

茶博士问道:“这里经略府在何处?”

茶博士道:“只在前面便是。”

史进道:“借问经略府内有个东京来的教头王进么?”

关键词:水浒传 名著

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