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言专题 > 文言文翻译

元史·彻里(彻里,燕只吉台氏)原文及翻译

[电脑版] 东方

彻里,燕只吉台氏。曾祖太赤,为马步军都元帅,从太祖定中原,以功封徐、邳二州,因家于徐。彻里幼孤,母蒲察氏教以读书。

彻里是燕只吉台氏人。曾祖父太赤,任马步军都元帅,跟随太祖平定中原,因功封给他徐、邳二州,所以家住徐州。彻里幼年丧父,由母亲蒲察氏教他读书。

至元十八年,世祖召见,应对详雅,悦之。从征东北边还,因言大军所过,民不胜烦扰,寒饿且死,宜加赈给。帝从之,乃赐边民谷帛牛马有差,赖以存活者众。二十三年,奉使江南。时行省理财方急,卖所在学田以价输官。彻里曰:“学田所以供祭礼、育人才也,安可鬻?”遽止之。还朝以闻,帝嘉纳焉。

至元十八年,世祖召见了他,对答安详文雅,世祖喜欢他。他跟随世祖征讨东北边疆后返回,因而进言说大军经过的地方,百姓经受不住骚扰,饥寒交迫而死,应该给予赈济。皇帝听从了他的意见,于是分别赐给边疆人民粮食、布帛、牛、马,依靠这些而生存下来的人很多。二十三年,他奉命出使江南。这时行省正急于整理财政,卖掉所在地区的学田,用所得的钱充实府库。彻里说:“学田是用来供应祭礼、培养人才的,怎么可以卖掉呢?”立即制止了这种做法。回到朝廷上报此事,皇帝很高兴地听取了他的意见。

二十四年,桑哥为相,引用党与,钩考天下钱粮,民不胜其苦,自裁及死狱者以百数,中外骚动。廷臣顾忌,皆莫敢言。彻里乃于帝前,具陈桑哥奸贪误国害民状,辞语激烈。帝怒,谓其毁诋大臣,失礼体,命左右批其颊。彻里辩愈力,且曰:“臣与桑哥无仇,所以力数其罪而不顾身者,正为国家计耳。苟畏圣怒而不复言,则奸臣何由而除,民害何由而息!且使陛下有拒谏之名,臣窃惧焉。”于是帝大悟,即命帅羽林三百人往籍其家,得珍宝如内藏之半。桑哥既诛,奉旨往江南,籍桑哥姻党江浙省臣乌马儿、湖广省臣要束木等,皆弃市,天下大快之。彻里往来,凡四道徐,皆过门不入。

二十四年,桑哥任丞相,推荐任用他的党与,查核全国的赋税,百姓经受不住这种痛苦,成百地自杀和死在狱中。朝廷和地方都人心浮动。朝臣们有所顾忌,都不敢讲话。于是彻里在皇帝面前,详细陈述了桑哥奸诈贪婪误国害民的情况,言语十分激烈。皇帝很生气,说他诋毁大臣,有失礼貌和体统,命令身边的人搧他耳光。彻里争辩更加激烈,并且说:“臣和桑哥没有仇恨,之所以尽力列举他的罪状而不顾全自身,正是为国家打算啊。如果怕惹圣上生气就不敢再讲实话,那么奸臣怎么能够除掉,百姓受到的伤害从何停止!并且使陛下蒙受拒绝劝谏的钟声,臣私下里怕的就是这个。”这时皇帝完全明白了,便命令他率领三百名羽林军去抄桑哥的家,搜得的珍宝多达内府收藏的一半。桑哥被诛杀后,彻里又遵照圣旨前往江南,抄没桑哥的亲家、同党江浙行省乌马儿、湖广行省大臣要束木等人的家产,将他们全都在闹市处以死刑,并将尸体暴露在街头,天下人心大快。彻里在执行这项命令的来回过程中,共四次路过徐州,全是过家门而不入。

进拜御史中丞,俄升福建行省平章政事,汀、漳剧盗欧狗久不平,遂引兵征之,号令严肃,所过秋毫无犯。有降者,则劳以酒食而慰遣之,曰:“吾意汝岂反者耶,良由官吏污暴所致。今既来归,即为平民,吾安忍罪汝。其返汝耕桑,安汝田里,毋恐。”他栅闻之,悉款附。未几,欧狗为其党缚致于军,枭首以徇,胁从者不戮一人,汀、漳平。

他晋升为御史中丞,不久,升任福建行省平章政事。汀、漳等地的大盗欧狗长期不能消灭,于是彻里领兵征讨他,号令森严,所过之地秋毫无犯。遇到前来投降的人就用酒和食物犒劳他们并且劝慰释放他们回去,说:“我想你们哪是造反的人呢?实在是因为官吏的贪婪暴虐所造成的。现在既然来归顺,就成了平民百姓我怎么忍心治你们的罪。你们返回家乡耕田采桑,安居在你们的田园里,不要害怕。”其他山寨的人听说这件事后,全部投降了。没过多久,欧狗被他的同党绑送到军营,被斩首示众,随从的人一个也不杀,汀、漳地区被平定。

九年,以疾薨,年四十七。薨之日,家资不满二百缗,人服其廉。

九年,因病去世,享年四十七岁。他去世的时候,家产还不到二百缗钱,人们都叹服他清廉。

(选自《元史·彻里》,有删改)

 

关键词:元史 彻里 文言文翻译

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