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言专题 > 文言文翻译

东方朔《七谏》原文与翻译

[电脑版] 东方

哀命
  哀时命之不合兮,伤楚国之多忧。

内怀情之洁白兮,遭乱世而离尤。

恶耿介之直行兮,世溷浊而不知。

何君臣之相失兮,上沅湘而分离。

测汨罗之湘水兮,知时固而不反。

伤离散之交乱兮,遂侧身而既远。

处玄舍之幽门兮,穴岩石而窟伏。

从水蛟而为徙兮,与神龙乎休息。

何山石之崭岩兮,灵魂屈而偃蹇。

含素水而蒙深兮,日眇眇而既远。

哀形体之离解兮,神罔两而无舍。

惟椒兰之不反兮,魂迷惑而不知路。

愿无过之设行兮,虽灭没之自乐。

痛楚国之流亡兮,哀灵修之过到。

固时俗之溷浊兮,志瞀迷而不知路。

念私门之正匠兮,遥涉江而远去。

念女嬃之婵媛兮,涕泣流乎于悒。

我决死而不生兮,虽重追吾何及。

戏疾濑之素水兮,望高山之蹇产。

哀高丘之赤岸兮,遂没身而不反。

哀命翻译:

生不逢时令我暗自哀怜,更加悲叹楚国多忧多难。

我的心志清正纯洁无瑕,时逢乱世惨遭罪尤祸愆。

群小憎恶光明正大品行,世道混浊竟至美丑不分。

为何明君贤臣分离不合,我逆沅湘而上洒泪别君。

我将沉身汨罗湘水之渊,深知社会丑恶誓不回还。

悲伤君臣分手相互恨怨,心中无比恐惧远离君前。

我深藏在黑暗居室里面,我隐居在岩石洞穴之间。

我只同水中蛟龙相来往,我只与洞里神龙相依伴。

高高山峰多么巍峨壮观,我却灵魂困顿望而难攀。

我饮用无尽的清洁泉水,被迫离开朝廷渐行渐远。

我精疲力尽魂不附体,神思恍惚更是无所依附。

子椒子兰不肯让我回去,我的魂魄迷惑不知归路。

我愿终无过错坚持己行,虽身败名裂也乐以为荣。

悲叹楚国大业日益危败,这是君王不用贤人的结果。

本来世道就是这样混浊,不知出路令我心烦困惑。

想到众臣皆以私心相教,我宁愿渡过长江而远涉。

想到女媭对我关怀依依,不禁涕泪横流悲伤叹息。

我决心一死不再苟活,再三追劝又有何益。

我游戏在急流清水之间,仰望高山那么崎岖陡险。

哀叹高丘也有危岸险境,我遂投身江中不愿回还。

谬谏

怨灵修之浩荡兮,夫何执操之不固?

悲太山之为隍兮,孰江河之可涸?

愿承闲而效志兮,恐犯忌而干讳。

卒抚情以寂寞兮,然怊怅而自悲。

玉与石其同匮兮,贯鱼眼与珠玑。

驽骏杂而不分兮,服罢牛而骖骥。

年滔滔而自远兮,寿冉冉而愈衰。

心悇憛而烦冤兮,蹇超摇而无冀。

固时俗之工巧兮,灭规矩而改错。

郤骐骥而不乘兮,策驽骀而取路。

当世岂无骐骥兮,诚无王良之善驭。

见执辔者非其人兮,故驹跳而远去。

不量凿而正枘兮,恐矩矱之不同。

不论世而高举兮,恐操行之不调。

弧弓弛而不张兮,孰云知其所至?

无倾危之患难兮,焉知贤士之所死?

俗推佞而进富兮,节行张而不著。

贤良蔽而不群兮,朋曹比而党誉。

邪说饰而多曲兮,正法弧而不公。

直士隐而避匿兮,谗谀登乎明堂。

弃彭咸之娱乐兮,灭巧倕之绳墨。

菎蕗杂于黀蒸兮,机蓬矢以射革。

驾蹇驴而无策兮,又何路之能极?

以直鍼而为钓兮,又何鱼之能得?

伯牙之绝弦兮,无锺子期而听之。

和抱璞而泣血兮,安得良工而剖之?

同音者相和兮,同类者相似。

飞鸟号其群兮,鹿鸣求其友。

故叩宫而宫应兮,弹角而角动。

虎啸而谷风至兮,龙举而景云往。

音声之相和兮,言物类之相感也。

夫方圜之异形兮,势不可以相错。

列子隐身而穷处兮,世莫可以寄讬。

众鸟皆有行列兮,凤独翔翔而无所薄。

经浊世而不得志兮,愿侧身岩穴而自讬。

欲阖口而无言兮,尝被君之厚德。

独便悁而怀毒兮,愁郁郁之焉极?

念三年之积思兮,愿壹见而陈辞。

不及君而骋说兮,世孰可为明之?

身寝疾而日愁兮,情沉抑而不扬。

众人莫可与论道兮,悲精神之不通。

谬谏翻译:

君王糊里糊涂令人怨叹,他的意志为何常变不坚。

悲痛大山为何要变为池塘,为何江河能够枯竭水干。

我愿趁君闲暇进献忠言,又恐触犯忌讳遭人毁怨。

终于压抑情感缄默不语,然而内心懊恨悲伤无限。

美玉石块同匣并放,鱼眼宝珠一起贯穿。

劣马骏马混杂不分,老牛驾辕骏马却驾两边。

岁月不停流逝一去不返,年纪衰老一天不如一天。

我满腔忧愁啊烦闷难遣,前途无望心中总觉不安。

本来时俗之人就善于取巧,废弃法度又把政令改变。

闲置那千里马不去乘驾,偏偏赶着劣马一路蹒跚。

当今世上难道没有良驹,实是没有王良把它驾驭。

骏马见执鞭者不是好御手,因此骏马飞蹄绝尘远去。

不度量凿孔就削木柄,恐怕尺寸大小不会相同。

不分辨世风便推崇美德,恐怕清高品行难以合众。

强弓松弛没有拉张,谁能说清它射到何方。

国家未出现倾危之难,怎知贤士是为国捐躯而亡。

世俗推佞为贤进用富人,美好品行难以推广发扬。

贤士遭受排挤孤立无助,群小营私结党相互吹捧。

邪说被美饰仍非正道,违背法度自是不公平。

忠直贤良只好隐居避世,谗谀之徒登堂发号施令。

抛弃彭咸以伏节死直为乐的高贵品德,废除了巧倕用以规矩曲直的绳墨。

香竹与麻秸混杂作燃烛,用蓬蒿做利箭去把盾牌射。

没有皮鞭驾驭跛脚之驴,哪条道路能够走得到底。

用直针做鱼钩,又怎能钓到什么鱼?

俞伯牙破琴绝弦不再抚琴,是因为失去了知音钟子期。

卞和怀抱玉璞痛哭泣血,哪里有良匠把它琢治成美玉。

音调相同才能声调和谐,族类相同自然心齐力协。

飞鸟鸣啼是为求呼同伴,麋鹿呦鸣意在呼唤友朋。

叩击宫调则宫声相应,弹奏角调则角音和鸣。

猛虎咆啸则谷风即起,神龙腾飞则彩云簇拥。

音声一致和谐流转,事物同类相互感应。

方与圆形状不同各相异,势难把它们错杂相配在一起。

列子隐居避世身处困窘,皆因世道混浊无所托依。

众鸟群飞成列成行,凤凰独飞无凭无依。

遇浊世不得志难展宏图,愿隐居岩穴中聊以逃避。

我本想对国事闭口不谈,但曾经受君恩厚重如山。

我独自忧愁心怀怨愤,愁怨无穷无尽恨绵绵。

积愁聚怨已经多年,只望见君一面陈诉忠言。

未赶上贤君无法倾尽衷肠,时世昏暗谁能将真伪明辨。

身卧病整日里忧愁烦闷,感情压抑难以表达忠心。

无人可以同我共论政道,可怜我的忠心难通于君。

乱曰:

鸾皇孔凤日以远兮,畜凫驾鹅。

鸡鹜满堂坛兮,鼉黽游乎华池。

要褭奔亡兮,腾驾橐驼。

铅刀进御兮,遥弃太阿。

拔搴玄芝兮,列树芋荷。

橘柚萎枯兮,苦李旖旎。

甂瓯登于明堂兮,周鼎潜潜乎深渊。

自古而固然兮,吾又何怨乎今之人。

尾声翻译:

鸾凤孔雀日益飞向远方,野鸭野鹅却在家中喂养。

呆鸡笨鸭充满殿堂庭院,青蛙悠然游于芳华池塘。

骏马要袅奔走逃亡,骆驼驾车踟蹰道上。

把锈钝的铅刀进献君王,太阿利剑却被远抛一旁。

把玄芝灵草拔除干净,荷花山芋却到处栽种。

橘树柚树日渐枯萎凋零,那苦李却长得枝叶繁盛。

瓦盆陶罐陈列在明堂,周鼎却抛在深渊之中。

黑白颠倒自古就是如此,我又何必怨恨当今世风!

关键词:东方朔 文言翻译

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