士昏礼第二原文 
首页 > 文言专题 > 文言文翻译

士昏礼第二原文与翻译(逐句对照翻译)

[电脑版] 佚名

***  ***  ***

问名,曰:「某既受命,将加诸卜,敢请女为谁氏?」问名,使者说:“在下既已接受先生之命,要回去卜问于神灵,冒昧请问令女的名字。”

对曰:「吾子有命,且以备数而择之,某不敢辞。」女子的父亲回答说:“先生有命,并且把贱女当作候选的对象,在下不敢推辞。”

***  ***  ***

醴,曰:「子为事故,至于某之室。某有先人之礼,请醴从者。」醴宾之辞说:“先生有事到某某家,某某按照先人的礼法,设席酬劳先生一行。”

对曰:「某既得将事矣,敢辞。」使者回答说,“在下既已办完事情,就此告辞。”

「先人之礼,敢固以请。」“谨遵先人礼法,冒昧再次请先生即席。”

「某辞不得命,敢不从也?」“在下推辞得不到准许,不敢不听从先生。”

***  ***  ***

纳吉,曰:「吾子有贶命,某加诸卜,占曰『吉』。使某也敢告。」纳吉,使者说:“按先生赐命,某某进行了占卜,占卜的结果是‘吉’。派在下冒昧告知先生。”

对曰:「某之子不教,唯恐弗堪。子有吉,我与在。某不敢辞。」女子的父亲说:“在下教女无方,只怕不配。先生的吉利,我也荣幸有一份,因此不敢推辞。”

***  ***  ***

纳征,曰:「吾子有嘉命,贶室某也。某有先人之礼,俪皮束帛,使某也请纳征。」纳徵,使者说:“先生美意,惠赐令女为某某妻室。某某依照先人礼法,派在下奉上鹿皮两张、帛五匹作为定亲的礼物,敬请笑纳。”

致命,曰:「某敢纳征。」致辞,说:“冒昧奉上定亲的礼物。”

对曰:「吾子顺先典,贶某重礼,某不敢辞,敢不承命?」主人回答说:“先生遵从先人常法,惠赐在下重礼。在下不敢推辞,不敢不遵命。”

***  ***  ***

请期,曰:「吾子有赐命,某既申受命矣。惟是三族之不虞,使某也请吉日。」请期,使者说:“先生先前已赐命与我,在下已多次谨遵先生之命。只因三代人中难免会有不测之事发生(从而影响婚期),所以某某派我请先生及早确定迎娶的吉日。

对曰:「某既前受命矣,唯命是听。」女子的父亲回答说:“在下以前既已遵从您家先生意旨,这次也唯命是听。”

曰:「某命某听命于吾子。」使者说:“某某命在下请先生来作决定。”

对曰:「某固唯命是听。」女子的父亲回答说:“在下只愿唯命是听。”

使者曰:「某使某受命,吾子不许,某敢不告期?」使者说:“某某派在下来请先生决定吉日,先生不肯这样做,在下不敢不告知迎娶的日期。”

曰某日。对曰:「某敢不敬须?」使者告知某日迎娶。女子父亲回答说:“在下安敢不恭候。”

凡使者归,反命,曰:「某既得将事矣,敢以礼告。」凡是使者回来复命,这样说:“卑职已完成使命,现以脯复命。”

主人曰:「闻命矣。」主人说:“知道了。”



***  ***  ***

父醮子,命之,曰:「往迎尔相,承我宗事。勖帅以敬,先妣之嗣。若则有常。」子曰:「诺。唯恐弗堪,不敢忘命。」亲迎之前,父亲为儿子设筵饮酒,告诉他说:“去吧,迎接你的内助,继承我家宗庙之事。勉力引导她,敬慎妇道,继承先妣。你要始终如此,不可懈怠。”儿子说:“是。只怕力所不及,不敢忘记父命。”

宾至摈者请,对曰:「吾子命某,以兹初昏,使某将,请承命。」对曰:「某固敬具以须。」新婿亲迎至女家,摈者问事。新婿回答说:“某某依照您家先生之命,在今天黄昏时举行婚礼,遣在下前来迎娶,请予准允。”摈者回答说:“某某早已准备完毕在此恭候。”

父送女,命之曰:「戒之敬之,夙夜毋违命!」父亲送女儿,告诫她说:“敬慎行事,从早到晚都不要违背公婆的教命。”

母施衿结帨,曰:「勉之敬之,夙夜无违宫事!」母亲为女儿束好衣带,结上佩巾,告诫女儿说:“勤勉谨慎,家内之事,从早到晚,不违夫命。”

庶母及门内,施鞶,申之以父母之命,命之曰:「敬恭听,宗尔父母之言。夙夜无愆,视诸衿鞶!」庶母送至庙门内,为女儿系上盛物的小囊,对她重申父母之命。告诫她:“恭敬地听着,遵奉父母的话,从早到晚不要有过失。看一看父母的赐物,就会想起父母的教导。”

婿授绥,姆辞曰:「未教,不足与为礼也。」新婿递给女师引车绳,她推辞说:“没有尽到教人的职责,不敢当此礼。”

宗子无父,母命之。亲皆没,己躬命之。支子,则称其宗。弟,则称其兄。父亲已死的宗子,母亲来派遣使者。父母亲都已去世,自己亲自派遣使者。支子,则以宗子的名义命使者。宗子的同母弟,则以其兄长的名义派遣使者。

若不亲迎,则妇入三月,然后婿见,曰:「某以得为外昏姻,请觌。」主人对曰:「某以得为外昏姻之数,某之子未得濯溉于祭祀,是以未敢见。今吾子辱,请吾子之就宫,某将走见。」如果举行婚礼时新婿因故未去亲迎,则在婚后三月往见新妇的父母。说:“晚辈因为姻亲之故,请求赐见。”主人的答辞是:“在下与先生缔结姻亲,只因贱女尚未奉侍先生宗庙祭事,所以未敢前往一见。今天先生辱临敝舍,请先生回家,在下将前往相见。”

对曰:「某以非他故,不足以辱命,请终赐见。」新婿的答辞是:“晚辈并非外人,岳父之言实不敢当,最终还请赐见。”

对曰:「某得以为昏姻之故,不敢固辞,敢不从!」主人的答辞说:“在下由于姻亲的关系,不敢再推辞,哪敢不从!”

主人出门左,西面。婿入门,东面,奠挚,再拜,出。主人从寝门东侧出来,面朝西站定。新婿进入大门,面朝东放下礼物,两拜,退出大门。

摈者以挚出,请受。婿礼辞,许,受挚,入。摈者拿着礼物出门,请新婿接过礼物(复以宾客之礼与女父相见)。新婿推辞一番,表示同意,接过礼物进入门内。

主人再拜受,婿再拜送,出。见主妇,主妇阖扉,立于其内。婿立于门外,东面。主妇一拜。婿答再拜,主妇又拜,婿出。主人两拜接受礼物,新婿两拜送礼,退出门外。然后拜见主妇。主妇站在关闭着东边一扇门的寝门之内;新婿面朝东站在门外。主妇对新婿一拜,新婿拜两次作答。主妇又对新婿一拜,新婿退出。

主人请醴,及揖让入。醴以一献之礼。主妇荐,奠酬,无币。婿出,主人送,再拜。主人请新婿饮醴,与新婿相揖相让而入,以“一献之礼”款待新婿。主妇把脯醢进置新婿席前。酬新婿时不随赠礼品。新婿出门,主人两拜相送。

关键词:仪礼 中国古代经典名著

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[]